當前位置:中國基金網 - 新聞資訊 - 正文
[字號:  ]
孫建波不是安徽人與高善文的第七個故事
2011-01-10 07:09:34 - 理財周報 -

    理財周報副主編 譚昊

  中國有句古話叫做:常在河邊走,哪能不濕鞋。我用點私心篡改一下,可以變成:周周寫專欄,哪能不犯錯。

  于是上周我就“不可避免”地犯了一個小錯:把2010年度公募基金冠軍孫建波先生的籍貫,寫成了安徽。

  周一的時候,《兩個安徽人的局:孫建波與王亞偉五大異同》在各大網站轉載,經同事曉萌提醒后,我立即向孫建波發去短信表示歉意。孫建波回到:“我也正奇怪咋江湖風傳我是安徽的”。

  事實上,這個面相憨厚的聰明人來自河北秦皇島。所以,在此我要為正宗的秦皇島人孫建波先生正名。

  按照傳統的套路,情節到此基本可以告一段落了。但我卻忽然靈光一現,想起另外一個關于犯錯的故事。

  大約半年多前,2010年的5月份,在上海的宏觀經濟分析研修班上,安信證券首席經濟學家高善文先生做了一個演講,他講了十個故事,試圖來探討研究的方法論。

  第7個故事叫做“詩必窮而后工”。

  高善文想借這個故事來說明因果關系與相關關系之間的區別。我可以負責任地告訴你,這種區別很重要——我們在投資中犯的很多錯誤都與此有關。

  高善文這樣來描繪因果關系和相關關系的具體區別。

  假設A是一個現象,B是一個現象,C是我們沒有看到的一個現象。如果A與B之間存在相關關系,那么可能存在三種情況,第一種是A是B的原因;第二種是B是A的原因;第三種是C同時是A和B的原因。

  也就是說,看到A與B相關是容易的,而要確定A與B是因果關系,則要困難得多。

  比如“詩必窮而后工”這個例子。

  按照一般的理解,“窮”是指不得志——請注意,不是貧窮,是郁郁不得志,這是一個現象;“工”是指詩詞寫的好,是另一個現象。

  “詩必窮而后工”,這句話描述了兩個現象,第一個現象是“窮”,第二個現象是“工”。很多人都認為這句話描述的是一種因果關系,就是因為“窮”,因為郁郁不得志,所以才能寫出很感人的詩歌。所以“窮”是現象A,“工”是現象B,他們認為因果關系是A導致B。

  但高善文先生提出兩點有力的反駁。

  其一,詩寫得很好是要花功夫,花心思去琢磨的。而一個人的精力是有限的,如果你花心思去琢磨格律,你就沒有太多功夫去琢磨主營業務。所以你就“窮”。

  這是第一種解釋,認為因果關系是倒過來的,是“工”導致了“窮”。

  其二,還有一種可能就是存在一個C。

  有的人生下來感情就比較脆弱,多愁善感,聽到秋風吹動樹葉的聲音就會流淚。如果你的本性是這樣,那么你的詩歌就容易寫得好,因為你對世界的觀察體會非常細微。所以這個C 就是你的天分,你的天分會導致你的詩歌寫得很好。

  但同樣因此這個C,如果你的心靈天生如此敏感脆弱,可能工作就做不好,這樣“窮”就不可避免。

  所以這樣一個C就同時導致了“窮”和“工”兩個現象。那么,這兩者之間就不是因果關系,而只是相關關系。

  就好像:王亞偉是安徽人,王亞偉與孫建波棋逢對手,但你不能由此就去押注孫建波也是安徽人——這只是相關關系,而非因果關系。

  在不確定的世界里,穿越眼花繚亂的各種相關,去尋找亭亭玉立的因果——這就是投資家唯一要干的活。

黑龙江省11选5_